春梦不老

   一片安眠药,竟使我走回甜美旖旎的人生旅程,心中落下一轮温馨万端的太阳。从解放区一到北京,我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小青。
   宣武门里的一个小胡同。胡同清一色青砖墙,黄土路,拐角处露出一座砖瓦房的小寓。“永华公寓”的白底黑字牌子,几经风剥雨蚀已露出它苍老的面容。
   踏进公寓,我直奔五号房间。
   啊,小青正在门前,犹如事先约好一般在等我到来。她穿了一身新衣,鬓角上插着当年我给买的那朵小红绒花。我的来到给她注射了一针兴奋剂,精神亢奋,容光焕发,含情脉脉的眼睛已闪烁着激动的泪花。
   我一下子抱住了她,未语先吻,千言万语,都在深深地热吻中了。她是我的初恋,是我第一个情窦初开的情人,这些年她一直装在我的心里,占据着我的心灵。
   那时我们都在中学读书,又同住在一个公寓里,可交往不多。只在一年年关已到,我无力付房钱,喝了一点酒后,便在房门上贴上了“有帐明年算,壶中日月长”一 联,不辞而别走了,店主看了也只苦笑了笑。想不到小青看了却很动心,她在那幅联上,用钢笔给批了一句:“好个放荡不羁的风流学子”,并且替我付了房钱。我 回来后又惭愧,又感激,深感到这是个才义横溢的女孩。从此我很自然地找上门去同她建立了难分难舍的爱情关系。
   可那时正是抗战时期,我参加了抗日学生的地下组织。一天夜里一个同组织的同学,突然跑来拉着我马上出城,日本人和伪警察正在全城大搜捕。我们那时活动在敌 人的心脏里,凡事都万般小心,组织纪律十分严格。从此我就跟小青完全失去联系,一晃五四年。
   小青用拳打着我说,你好狠心,一声不吭把我扔下这么多年。
   唉!为了打日本,这是万不得已的呀!你要理解和原谅我。
   经过这些年岁月煎熬,小青一点也没有变,还是那样鲜嫩,那样水灵,那样风姿亮丽,跟我们初恋时没有什么差异。在她身上竟毫未留下时光的痕迹,她还是当年那个婀娜真纯的少女。
   我说青啊,你一点也没有变,你还是我当年心中的那轮月亮。
   哥呀!我身上每个细胞,都在等待着你,为你永葆青春的魅力,你是我生命不老的根源。
   我又一次拥抱她,亲吻她。
   青啊,你在燕大上学,为什么还住在这里?
   这里有你留给我的温暖和思念啊!这里的桌椅和木板床的每一道木纹里,都留着我们爱的缱绻,我怎忍离开这里?
   我再次热烈地亲吻她,她把我带回了那甜蜜的过去。
   今天你为什么这般衣着鲜亮地在门前等我,难道你事先知道我会来到?
   我心灵的感应在告诉我,你最近一定会回来。这几天我天天整装相待。哥呀,你终于回来了……她边说边抱住了我,左看右看,又吻肋,又吻唇。她说你身上少了几 分学子的稚气,多了几许战士的风霜,但你成熟的帅气,更加动人心弦。哥呀,你能跟我相伴终生,直至海枯石烂、地老天荒吗?
   我坚定地一连说了三个:能!能!能!
   她一下子完全伏到我的身上说,我就等你这句话呢!
   我感到她激动得异常,有点晕厥,我攀起她垂下的头来,连呼:小青,小青!

  叭!老妻子一个巴掌打下来。好你个老不死的,八十多岁了,儿孙满堂,还在作春梦!
   唉!人生易老,春梦难泯。只可惜这不过是无奈人生,美丽的幻觉而已。


>
碉堡了
每日一笑

小弟弟漂亮:昨天去朋友家玩,她有一个可爱的弟弟,我想逗逗他!

我问:“姐姐漂不漂亮?”还算他懂事,点了个头。

我又问他:“那小弟弟漂亮还是姐姐漂亮啊?”

没想到他忽然震惊了!掏出小弟弟看了看,又看看我,一副纠结的样子!

笑话朗朗上口的两幅对联:

㈠ 上联: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下联: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横批:let it go。

㈡ 上联:no zuo no die why you cry 下联:you try you die don't ask why 横批: just do it。

地址: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东河区豪德贸易广场东南区7栋9.10.11号  销售热线:0472-6878996,13734800555 在线咨询QQ:591081945业务代表
版权所有:河南省矿山起重机(包头)有限公司  技术支持:老苗
最近更新最近更新 豫ICP备09015047号 网站地图



关闭 河南省矿山网站二维码